忆读书

2019-05-10 11:27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王华

一天黄昏,我从公园散步出来,正转身去路边的公厕。突然,我看到了令人难忘的一幕。昏黄的路灯下,一个留着短发、穿着红色条纹上衣的小女孩正在专心致志地写作业。她坐在一个椅子上,上身趴在路边的垃圾箱上一笔一画地写字,非常工整。寒风一吹,小女孩对着通红的双手使劲呵着气。正在厕所打扫卫生的环卫工应该是她的母亲,估计是小女孩下午放学后就来到这“临时小书桌”一边写作业一边等待妈妈下班。

看到这情形,我不禁想起童年时代读书的一些事情。记得在我上小学三年级以前,家里还没有照明电,夜晚靠的是点个煤油灯照亮。母亲很节俭,每次看到灯捻子长了,就拿着纳鞋底的大针在嘴上舔湿,往下压一压灯捻子,怕浪费煤油,绿豆大的灯头照在家里,光线很是昏暗。这时,我在一旁写作业,遇到不会做的题目,父亲便拎着自制的四周装有玻璃罩子的煤油灯拉着我到上寨去请教高年级的学生。我的父亲和母亲虽然从来没有上过一天学,但对我要求很严,他们白天忙着干农活,晚上要我把当天学过的语文书上的课文都背给他们听,父亲拿着语文书,我背不下去的地方就让我看一会儿再背诵,母亲在一旁纳鞋底或者缝衣服,有时一灯盏煤油燃完了他们也毫不吝惜。

渐渐地,我爱上了阅读,但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没有读过多少书。一是没有钱买课外书,二是整个镇上只有一家书店——新华书店,而且几乎没有什么课外书,即使有钱也要到县城才买得到。因此,那时我读得最多的还是各种版本的语文书。我经常在假期就从高年级的小伙伴那里借来我们即将学习的课本,先一睹为快,有些老版本的我也一并看完,新学期一开始,我便能够背诵一些将要学习的诗歌和小短文了。有时在朋友家里找到一本很旧的课外书,我也会借来读一读,我读到的第一本课外书便是在一个朋友家翻来的用来夹鞋样的一本破旧的《西游记》。后来在县城上高中,可以看到的课外书就多些了,但学业紧张,往往花在课本知识学习上的时间都比城里的学生要花得多,因此除了几本名着外,也没能读过太多的课外书,对于许多作家及多数名着名篇也只是在课本上了解到。我在大学期间读到的书算得上是我这二十几年来最多的了,许多曾经听说的抑或是并不知晓的许多书籍都是在这时候才得以读到的。其实,在这四年的大学时光里,我的读书时间也并不多,在学好专业课之外还要做勤工俭学、做兼职等赚取生活费。但一有闲暇时间,我便是学校图书馆的常客,还做了很多读书笔记。由于我看书多,爱写作,那时还经常发表些小文章。

多年来,我早已养成爱好读书的习惯,并不断从书中汲取营养,就像一个无知的孩子得到了开启智慧的钥匙,又似饥渴的羔羊遇到了一泓甘甜可口的泉水。有人说,读书使人怡情,使人明智,使人灵秀,使人渊博,使人深刻。其实,对于广大农村子女而言,读书无疑还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相信那位刻苦的小女孩通过勤奋读书一定可以改变自身命运,希望更多的青年人通过勤奋读书改变自己之命运,改变国家之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