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别印象(外三首)

2019-05-11 11:41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张刚

就算在前世与来生的时光里死过七次,也不会开口说出我是你的局外人。

———题记

滴水滩

水从天上滴落,我清楚。

就如我清楚只有镰刀磨亮,才能让成千上亿的稻谷回家!

就如,明知月上天心没有菩提,勾勒的图纸下意识地满画荷花。

沿河歌唱的芦苇,风一吹就笑,

把四面八方隐蔽而来的,连同油菜花香挂于屈只为伸的悬崖。

乘势而为之水,

静时大音希声。

动时全人类看到的步调一样。

朝阳洞

先人们用笛箫喜迎皎月,

先人们用竹篮将刺藜装满。

祖父牵着手,将割来的嫩草喂养牛羊,摘下野果喂我———

长大后我牧放天涯,祖父却在牛羊啃食时光的日子里养胃!

鸟巢在洞口导引,拾级而上。

爬到洞口,谁是我自己的王?

祖父留下一弯脚印,弦歌南望,觅到荒草丛生的年月,我在这里将其梳理。

溶洞本来就是纯粹的溶洞,大美。

人间与天上有着相承一脉,

天上之美,通常都会与传说有关。

人间之美,通常都会与新闻粘边。

龙井温泉,水善

山和山上的树,晓得沉默是金,

树下争先恐后的花,在影子里开。

世界阔远,一半善良,另一半也善良。

他们裸露胜券在握的肋骨,自恋且自信地用春天开出的玫瑰,一遍一遍将刚从黎明中醒来的村庄擦亮……

水,从岩石与岩石从未有过敌意的江山里走来。

水,从泥土与泥土从未有过绯闻的扉页里走来。

尘世盘根错节,水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没有去想如何攻心如何谈判,于是乎连自己姓名已然忘却!

于是,干干净净地,

来到了人间。

花开落别

策马,扬鞭了。

谈及人类的灌木,最能懂你,

生活不易,路人忙于辨别方向。

上辈子谈到花开若相惜,来世谈到花落别相离,这一生该如何开口?

勤劳的祖辈,在一粒水浣洗阳光的晨曦,将大家分成小家,小家簇拥大家。并用原始的力学结构画凤雕龙———

一站一睡,等于5000年。

书读多了,心中樱桃鲜红。

诗写好了,不为逐浪追风,只为循朵绽你窗前的云,预测明天阴晴。

花从天上飘来,载着馨香,

载着祖先骨质里的磷火,与我一同燃烧。

作者通联:六枝特区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