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

2019-08-13 10:00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六盘水日报 【字体大小】:

        邓莉

借着酒精的催眠,多年以前的豪情瞬间涌上心头。看着眼前斑驳迷离的灯光,感受着内心如潮水般涌出的酸涩,我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不顾朋友的疯狂寻找,任性的消失在夜幕下,游走于黑暗的公路,像多年以前一样,忽略夜的恐惧,写满恨的曲调。

此时,夜已深,路上的车已经不多,我把自己融入黑暗中,任凭凄冷的风肆意的撩着我的每一寸肌肤,劫杀着我所剩无几的热情,莫名的泪水一滴滴流入脚下的土地,就在这只有我一人的情境之中,任我疯狂的编织着凌乱不堪的梦。夜!越来越黑,可能是酒精群体在心间做了窝,我竟然另类的喜欢上了如此漆黑的夜,喜欢上了此刻凌乱的自己。天下之大,至少这一刻只有我一人拥有。睁着迷离的眼睛,呈现在眼底的色彩也只有一个单一的黑。路上三三两两的车,轻描淡写的一次次从我身边经过,也许他们看到了我,也许以为我是“疯子”,也许又以为我是黑暗中的“不速之客”,也许车内的千万种言语和话题早已将我推上他们感兴趣的舞台……而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信息,纵使我成了他们眼中偶然划过的一道鬼魅,我依然走着我的步子,任性着我的思维,抖落着我的凌乱,十分享受属于我的孤独。

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已不是我憧憬的色调,多少年了,随性的自己过着不太成调的生活,却依然如小偷一样躲避着属于自己的人生,就这样吧!或许这就是生命该有的节奏,我放弃了太多的美好,当我想要将他们拼凑成一幅绝美的画面时,上天已不再那么宠我,时光的隧道已远去,只留下模糊的轮廓,让我独自神伤。

终究忍不住关了飞行模式,手机屏幕疯狂的闪烁。尽管是静音模式,依然阻挡不了电话那头的关心,他们在找我,而且一直在找我,我一次次的按下拒绝按钮,却又一次次的再度闪烁。我知道,在这样凄冷的夜晚,有人找我,那是真正的情感流露。而我,却任性自私的抹杀他们的真情,象一个没有心的人一样践踏着他们的情感。我终究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他们着急的问我在哪里,他们一直在找我,那一刻,我竟然无言的再一次流下似乎被风干了的眼泪,可是却不愿意告诉他们我的地理位置,只简单的说我在路上。他们叫我别挂电话,那时候,凌乱的心因感动而羞涩,因任性而自责,因温暖而激动。多少年了,当我快要忘却什么是爱的时候,却无意间捡拾了人世间最真挚的情感,不用伪装,不用铺垫,就可以让我像孩童一样享受。他们找到了我,没有半点的责备,而是问我怕不怕?累不累?我不知道说什么,像个犯错的孩子乖乖跟着他们回家。

过了几天,我又坐上那晚寻找我的朋友的车,说起那晚的尴尬,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跟他道歉。朋友说:没什么,他们不怪我,并说如果不是好友,谁会那么找我?大冷的天,又喝了酒,谁不想回家睡觉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我好感动!在我任性的背后,无意间拾获了一份简单而执着的情感。而我知道,往后余生,我也会倍加珍惜夜路下一路找来的情感——简单而执着!